Bitcoin86.com

央行、外管局、銀行業協會牽頭銀行區塊鏈聯盟 三駕馬車齊攻國際金融市場

11月20日,恒生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官方消息,恒生電子區塊鏈運營總監任珊日前表示,由中國銀行業協會牽頭,11家頭部銀行以及4家科技公司共同參與的“中國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已經完整實現國內信用證、福費廷業務上鏈。

媒體觀察,除了中國銀行協會,另有央行、外管局也在聯合眾多商業銀行,開展福費廷、信用證業務。針對跨境支付、或是銀行同業間業務。

三家監管機構打造跨銀行區塊鏈聯盟

“中國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早在2018年12月29日便已上線,緊接著也有落地。2019年1月消息,招商銀行福州分行通過“中國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為工商銀行湛江第二支行開出一筆國內信用證完成信用證通知操作。

今年7月中國銀行業協會副秘書長白瑞明表示,已有工、農、中、建、交等12家大型商業銀行及部分中小銀行參與平臺建設,平臺擬于8月正式上線,10月召開新聞發布會。但這個發布會至今也沒有召開。11月20日恒生電子的消息中,參與的商業銀行數量變成了11家,同時多出4家科技公司。

相較“中國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三家監管機構中,由央行、外匯管理局牽頭組建的跨境金融相關業務平臺布局面更大。

2018年9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上線“央行貿易金融區塊鏈平臺”,一期在深圳展開試點,至今已有中行、建行、招行、交行、平安、渣打等30家銀行接入。其業務涵蓋供應鏈應收賬款多級融資、跨境融資、國際貿易賬款監督、對外支付稅務備案表四大項。

3月22日,由外匯管理局牽頭成立的跨境金融區塊鏈服務平臺(全國跨境業務區塊鏈平臺)開展首批試點活動,在直轄市上海、重慶和江蘇、浙江、福建三省的省會城市展開。7月6日,原有的省會城市試點拓寬至全省,另外新增陜西、北京、廈門、寧波四省市試點,同時,上述9個省市共有14家銀行的全部分支機構參與試點。

11月11日消息,該平臺試點將進一步擴大到全國19個省市。現在,其主要應用場景為出口應收賬款融資和企業跨境信用信息授權查證。

(制圖:互鏈脈搏)


商業銀行間也有自發組建的區塊鏈平臺。

10月25日消息,光大銀行作為“區塊鏈福費廷交易平臺(BCFT)”的核心節點行成功投產上鏈。BCFT 2018年9月由中信銀行倡議,中國銀行、中信銀行和民生銀行設計開發并上線,基于Fabric 1.0 聯盟鏈搭建。

BCFT推出后不到一年的累計交易金額達到200億元,據悉,有超過30家銀行機構加入或有加入的意愿。今年9月,中信銀行、中國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同時上線擴容升級后的區塊鏈福費廷交易平臺(BCFT),還推出《區塊鏈國內信用證福費廷業務主協議》。

聯盟平臺搭建易,維護不易,一些銀行間的聯盟缺少持續加入的合作伙伴,難以為繼。招商銀行2017年12月上線“金融同業數字協議區塊鏈平臺”,上線首日即為招行招贏通客戶完成27筆共計63.69億同業理財協議,之后幾乎再無動態。中國銀行曾做為早期聯盟成員,加入阿爾山金融科技主導的“KYV金融聯盟鏈”,但該聯盟后續也無動作,阿爾山金融科技的官網主頁上已無法查詢此平臺。

(制圖:互鏈脈搏)


現在,由央行、外匯管理局、中國銀行業協會、中信銀行牽頭或是倡議的四個區塊鏈平臺,正在主導我國銀行形成聯盟,合理發力金融業務。

新的貨幣支付體系正在構建,國際金融服務成為切入點

實際上,無論是央行、外匯管理局牽頭搭建的區塊鏈跨境金融/貿易平臺,還是商業銀行間自行發起的合作,主攻方向都是國際交流類業務。

中國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主營場景是國內信用證、福費廷業務。區塊鏈福費廷交易平臺(BCFT)專為福費廷業務服務。而福費廷屬于出口信貸,信用證業務則是國際結算的一種。

在全球間銀行、金融機構的交互業務中。中國銀行正在做的事情與其他國家有明顯區別。一方面,國際銀行間鮮少有我國重點發力的信用證、福費廷業務。另一方面,針對瞬時跨境支付、跨境匯款和結算的業務,各國銀行相繼鋪開,我國在這方面動作較少,同時針對銀行間信息業務交流的聯盟,我國也未搭建。

傳統的國際銀行間業務交流,主要依靠“銀行間中介”SWIFT來提供服務,長期以來有兩大痛點,一是交易速度受限,二是有些數據和信息需要交托給SWIFT。

隨著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成熟,以及國際局勢等因素影響,近年已有多個國家的銀行正退出SWIFT,并自建平臺。《想用區塊鏈來革新自己的SWIFT 卻仍抵擋不住區塊鏈對它的顛覆》。此外,一些不在SWIFT體系內的國家和銀行,也以期借助區塊鏈平臺,在跨境金融中有更多話語權。今年以來,有多個項目落地。

互鏈脈搏不完全統計,今年國際上至少落地了7個區塊鏈跨境支付的項目,6個區塊鏈跨境付款/轉賬項目。此外還有兩項信用證相關項目,以及一項跨境結算、一項區塊鏈發票項目。

(制圖:互鏈脈搏)


一些值得警惕的事件隨之浮現。

一國貨幣在國際支付、結算中使用得越多,則該國貨幣的國際話語權越大。各國為提升國際地位,爭相利用區塊鏈拉起護城河,銀行間的聯盟有時也是為了這個目標,牽頭機構往往會是最大的受益者。

摩根大通2017年下半年就宣布推出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同業拆借平臺,聯手澳大利亞澳新銀行和加拿大皇家銀行,在Quorum區塊鏈平臺上建立銀行間信息網絡(IIN),IIN旨在解決包括拉丁美洲、亞洲、歐洲、中東和非洲在內的所有主要市場的跨境支付問題。

據報道,加入摩根大通IIN的銀行數量已超過100家。

不過,反觀我國銀行業區塊鏈平臺,雖沒有直接的跨境支付、付款轉賬等業務,但從央行、外匯管理局,到各個商業銀行,都深扎國際金融,在國際貿易業務中,為各國企業提供中國的金融服務,影響未必小。區塊鏈技術正沖擊全球金融格局,新的市場也正在選擇新的力量。(互鏈脈搏)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