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幣圈“剿匪”:資金盤被查,交易所全員被端,抓捕潮剛剛開始

監管鼓勵群眾舉報,獎勵金額在5000至10萬元不等,有人戲言“炒幣無門,舉報致富”,也有交易所從業者稱“監管部門發起‘人民戰爭’。

近日,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網等多家權威媒體聚焦區塊鏈亂象,呼吁投資者警惕數字貨幣騙局。

上海、北京、東莞、杭州、河南、內蒙古等多地監管紛紛“亮劍”,對數字貨幣交易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

與此同時,幣安、波場的官方微博相繼被封。而在此之前,也有國內交易所因涉嫌欺詐被警方“一鍋端”。

新一輪整治行動,正在區塊鏈行業展開。

據接近監管的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傳統媒體都要開始報道區塊鏈亂象,也鼓勵民眾提供線索。整個行業的抓捕潮才剛剛開始。”

監管來了

一個預言,似乎正在成真:“正規軍進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近期,從人民日報、新華社到CCTV,多家央媒開始集中報道區塊鏈亂象。

各種空氣幣、傳銷幣,以及打著區塊鏈旗號的資金盤,成為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11月18日晚,央視《焦點訪談》指出,在區塊鏈浪潮中最該加強監管的,就是數字貨幣

《焦點訪談》還點名了趣步、BeeBank等資金盤騙局,指出“區塊鏈不是‘取款鏈’”。

▲《焦點訪談》當期節目截圖。


上海、北京、東莞、杭州、河南、內蒙古等多地監管也紛紛“亮劍”,對數字貨幣交易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了《關于交易場所分支機構未經批準開展經營活動的風險提示》。

《提示》明確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場所(重點為金融資產交易所)分支機構在京開展經營活動,屬于違規經營行為。”

事實上,幾乎所有在國內運營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服務器均位于海外,也在海外注冊了殼公司。嚴格來說,它們都屬于“外埠交易場所”。

11月14日,在上海互金整治辦的牽頭下,上海市金融穩定聯席辦和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聯合印發《關于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排摸整治的通知》。

通知顯示,這次整治的重點是虛擬貨幣相關活動,包括虛擬貨幣交易、發幣和募資,以及為注冊在海外的交易所提供宣傳、引流等。

毫無疑問,監管部門正在試圖對區塊鏈行業進行穿透式監管。

“可以直截了當地說,通過在新加坡設立基金會,采取VIE架構,使用海外主體身份在境外發幣的情形,不能掩蓋‘非法公開融資’之本質,依然屬于被中國法律不容的位置,會被取締處理。”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表示。

從兩份監管文件不難看出,數字貨幣交易所已經成為監管部門的重點打擊對象。

21世紀經濟報道稱,11月18日,銀保監會下屬部門向各省市下發文件,要求防范假借“區塊鏈”名義的非法集資風險。

文件還鼓勵群眾積極舉報,符合條件的將給予獎勵,金額在5000至10萬元不等。

對此,有人戲言:“炒幣無門,舉報致富。”

也有交易所從業者稱:“監管部門發起了‘人民戰爭’。”

“圍剿”交易所

“杭州有一家交易所被警方‘一鍋端’了。”今年6月末,一個小道消息在幣圈廣為傳播。

6月11日,杭州上城警方確實“突擊”了一家比特幣交易所。今年10月,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對外披露了這一消息。

被警方查獲的這家交易所,名為“比特網”。與其他比特幣交易所不同,一旦遇到潛在客戶,比特網就會把他們拉到微信群內。在里面,除了一兩個真實投資者,都是平臺的“老師”與“托”。

“老師”們在群內指點行情,而“托”則曬出虛假的收益截圖,誘騙投資者投資。更可怕的是,這個交易所可以隨意操控平臺內的比特幣價格,與投資人對賭的,就是平臺自己。

杭州上城警方表示,在6月抓獲了這個團伙所有涉案人員200余人,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金3000余萬元。

經過調查取證,比特網有100余名員工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警方抓捕現場。


打著比特幣交易所幌子的詐騙團伙被一網打盡,頭部交易所也不好過。

11月13日晚間,幣安官方微博突然被封,賬號內容與粉絲也被清零。

“幣安微博被封,可能與其法幣交易有關。”業內人士李立強告訴一本區塊鏈,“何一7月說幣安將開通國內法幣交易。趙長鵬也說過,國內用戶以后可以用微信、支付寶在幣安上買幣。”

在他看來,幣安“9.4”時期“頂風作案”,后來出走國外,也一直與監管格格不入。“趙長鵬在中國出生,在加拿大長大,后來又在日本工作。他給幣安帶來的好處是國際化;壞處,則是不懂中國。”

有的交易所回不來,有的交易所則在拼命往外跑。

11月18日,科創板日報稱,為躲避監管,抹茶交易所創始人已經出國。

2019年,抹茶MXC是幣圈當之無愧的黑馬交易所。而它崛起的方式,是吸納大批資金盤幣種。

最知名的一個,是“共振幣”VDS。它也是今年幣圈最火爆的資金盤之一。在一個月內,VDS憑借獨創的“共振模式”,募集了超過3400個比特幣,幣價漲幅超過50倍。

抹茶的創新區是VDS最重要的交易場所,而VDS也為抹茶帶來了大量流量。嘗到甜頭的抹茶自此一發不可收,相繼上線了LDS、HDS、FDS等一眾傳銷幣,收割了大量玩家。

而資金盤,也成為了監管重點打擊的對象。

全面收網


今年下半年,不斷有資金盤項目方被警方立案、調查直至抓捕。

PlusToken操盤手潛逃瓦努阿圖后被遣返回國,趣步被長沙警方立案調查,“ICC網紅鏈”被西安警方立案調查。打著區塊鏈旗號的資金盤正在被全面圍剿。

在監管的震懾下,資金盤的崩盤速度越來越快,企圖“富貴險中求”的投機分子們,也開始退出盤圈。

“PlusToken一年跑路,仿盤WoToken半年跑路,前兩天被焦點訪談曝光的BeeBank一周就跑路。”有盤圈投資者表示,“蹭區塊鏈熱點騙錢的資金盤,已經玩不下去了。”

《焦點訪談》稱,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已對755種空氣幣及102種傳銷幣進行了監測。資金盤和傳銷幣的末日為時不遠了。

監管的注意力不止聚焦在資金盤本身。波點錢包、波場超級社區等資金盤項目寄生的波場,官方微博也在11月15日被封禁。

“種種跡象顯示,國家現在重點打擊的對象,是打著區塊鏈旗號的各類騙局,如傳銷幣、資金盤、虛假交易所等。”有業內人士推測,“國家希望發展區塊鏈技術,肯定會先為技術正名。”

以挖礦產業為例,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征求意見稿,將虛擬貨幣挖礦列入了“淘汰產業”。但在11月6日發布的正式文件中,淘汰產業中不見了虛擬貨幣挖礦的身影。

但與此同時,在挖礦產業聚集的內蒙古,工信部門再一次對虛擬貨幣挖礦產業進行了檢查整頓,檢查重點,是那些將礦場包裝成“大數據、區塊鏈產業”,并享受電價、土地、稅收優惠政策的企業。

“現在內蒙、新疆的礦場比之前老實多了,都在想辦法做合規。”礦工張超告訴一本區塊鏈

“幣安、波場微博被封,明確傳達出了監管態度:區塊鏈要提倡,但不準炒幣,不準發幣。”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在微博上表示。

他認為,從長期看,炒幣、發幣是傳銷幣和資金盤割韭菜的兩大途徑。而投資者的資金,也主要是從這兩個途徑被抽離幣圈。

“例如,波場募集了十幾億美元的ETH,最后把ETH一賣,從市場上抽了十幾億美元走,割了無數韭菜。”他表示。

針對“上海摸排三類虛擬貨幣相關活動”一事,國家信息中中經網管理中心副主任朱幼平在朋友圈發表評論稱:“把領導人講話和嚴監管結合起來,才能準確把握政策監管意圖。”

他認為,“通證經濟、社區經濟是區塊鏈商業的靈魂”,這只是理論上的。實踐中,區塊鏈項目必須遵守監管規定,否則所有“收益”都是罪孽,且數額巨大。

面對監管,有的人想出出不去,有的人想進進不來。

長期以來魚龍混雜的區塊鏈世界,迎來了快速出清。

一場為區塊鏈正名的運動,正在開始。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格隆匯)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