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中行前行長:區塊鏈發展應跳出“比特幣區塊鏈范式”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中行前行長:央行不能模仿比特幣挖礦模式形成法定數字貨幣

11月23日,2019網易未來大會在杭州召開。中國銀行前副行長王永利在區塊鏈+實體經濟論壇發表了題為《理性看待 有效利用區塊鏈》的開場演講,提出區塊鏈發展應跳出“比特幣區塊鏈范式”。他還在演講中表達了三個“不能”:比特幣不能成為真正貨幣,也不能解決真正現實問題,央行更不能模仿比特幣挖礦造幣模式形成“法定數字貨幣”。

王永利表示,當前區塊鏈概念十分火熱,存在各種說法:被稱為信任的機器、價值互聯網;將再造生產關系、社會組織、商業模式;將顛覆法定貨幣體系和復式記賬法;甚至將顛覆資本主義和公司制度,但他認為這些看法需要從幾個問題思考:

首先,比特幣能否成為真正的貨幣?

王永利指出,貨幣隨著人類發展越來越重要,最根本核心的功能還是價值尺度,最根本的要求是保證幣值相對穩定。如何做到相對穩定,理論上要讓一個國家貨幣總量與國家法定范圍內可貨幣化的財富規模對應。因此貨幣需要從財富里脫離出來,今天的貨幣成為徹底脫離財富的價值表征物,背后是信用體系在支撐。貨幣必然成為“主權貨幣”或“法定貨幣”。所以“貨幣的非國家化”或“超主權世界貨幣”難以實現。

而比特幣是模擬黃金的原理設計出來的:總量是限定的,新增量越來越少(四年產量自動減半)。大量死亡幣收藏幣,更難保證幣值的相對穩定,并且比特幣沒有法律保護的財富相對應,違背了貨幣發展的邏輯和規律。

因此,王永利認為比特幣等加密數字幣不可能成為真正的貨幣,只能是網絡社區幣,難以顛覆和取代法定貨幣。其與法定貨幣的兌換必須堅持“原幣、原名賬戶進出”原則。與某種法定貨幣等值掛鉤的“穩定幣”同樣如此。

其次,比特幣能否解決現實問題?

王永利表示,比特幣區塊鏈追求“去中心化、點對點”,屬于公鏈,需要以開源的,規則內置(編碼即規則)的系統,吸引計算機節點加盟共同運行,共同維護系統規則與安全,這涉及計算機節點的產權和權益,很難做到。

對于價值互聯網的概念,比特幣區塊鏈體系內主要是比特幣的“挖礦”產生及其在體系內轉讓的驗證與分布式存儲,運行的只有比特幣,是鏈生資產,而非現實世界的資產,并不能成為真正的價值互聯網。

并且比特幣與法定貨幣兌換環節連接了真實與虛擬世界,應成為監管重點。而區塊鏈解決信任問題有極其嚴格的條件。

因此,王永利認為,比特幣區塊鏈成為完全封閉的網絡體系(社區),成為耗費巨大能源以及算力和存儲力,卻難以解決現實問題,缺乏真實價值。

針對以上兩點,王永利表示區塊鏈發展應跳出“比特幣區塊鏈范式”,他提出了幾點區塊鏈的發展建議:


一、比特幣等網絡虛擬幣或積分(Token)以及“穩定幣”,只能是網絡社區幣或商圈幣,必須在規定范圍內使用,不能流出商圈自由流通,必須受到嚴格監管。監管重點是其與法定貨幣的兌換。

二、以虛擬貨幣為對象開展ICO(首次幣發行)、STO(證券通證發行)或期貨及衍生品交易,必須滿足公募基金和期貨衍生品交易的監管要求。

三、降低“去中心”的要求,平衡安全與效率的關系。

四、將與實物流動關聯較弱、易于保真的各種物理單證、憑據、影像等以及相對獨立運行的游戲、公益活動、金融證券、政府公文等,高效準確地信息化推送到線上運行。

五、運用塊鏈結構、分布式存儲、加密技術、智能合約等技術,形成難以篡改的、可以溯源的分布式存儲,確保信息的安全性、準確性、可用性,為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應用奠定基礎,推動數字經濟、智能社會的發展。

六、各網絡平臺可以有自己獨特的用戶身份并與法定身份對應,可以有自己的網絡代幣和激勵機制,但必須明確和落實規則。發展區塊鏈不應鼓勵挖礦造幣,不應聚焦于挖幣炒幣。

七、法規和監管需跟上。互聯網的發展正在形成現實世界與網絡世界并存和互相融合的格局,需要相適應的網絡世界運行規則和管理體系,不能完全以現實世界的規則去管理。

七、亟需突破底層技術瓶頸,建立區塊鏈標準和規則體系,其中,中國應發揮主導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王永利強調,央行不能模仿比特幣挖礦造幣模式形成“法定數字貨幣”,法定數字貨幣智能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化、運行的智能化。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