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亮劍虛擬幣!多地監管岀手 幣安、波場官微被封 數字幣集體奔逃

近日,上海,北京,東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監管紛紛“亮劍”,對數字貨幣交易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與此同時,幣安,波場官方微博被封。此外,北京警方近日一舉破獲非法數字貨幣交易所BISS(幣市),將其定性為非法集資詐騙,這是幣圈首個虛擬貨幣交易所全員被端案例。接近監管層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幣圈抓捕潮才剛剛開始。“

受消息影響,在過去的24小時里,比特幣價格已經暴跌至6個月以來最低水平,跌破7000美元,最低跌至6790美元。

此前,證券時報記者深度報道了幣圈交易所發幣亂象(具體請戳:叫囂雙11暴富100倍!區塊鏈熱潮下幣圈亂象調查:空氣幣,拉人頭,割韭菜,山寨“交易所”群魔亂舞),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網等多家媒體也聚焦區塊鏈亂象,呼吁投資者警惕數字貨幣騙局。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市場上不少數字貨幣交易所都開始減少宣傳,并且在社群里告知群成員最近要低調。不僅如此,還下架了一批山寨幣,這意味著這些山寨幣投資者的資產瞬間歸零。“我們報警了,但是受騙人都分散在全國各地,警察也不受理。”有炒幣者向記者表示。

數字貨幣集體暴跌,比特幣最低跌破7000美元

在過去24小時,數字貨幣上演集體暴跌。幣安行情軟件顯示,比特幣最低跌至6790美元,為6個月來最低水平,截至記者發稿,比特幣價格報7244美元,24小時內跌410.63美元,即一枚比特幣就蒸發了人民幣2874元。

據信息與交易平臺CoinMarketCap.com統計,市值排名前十的數字貨幣周五集體下跌、慘遭血洗。

清剿大行動!虛擬幣“凈網”持續中

近期,借區塊鏈技術的推廣宣傳,虛擬貨幣炒作有抬頭跡象。一些企業以“區塊鏈創新”名義,在境內組織虛擬貨幣交易;以“區塊鏈應用場景落地”等為由,發行“xx幣”、“xx鏈”等形式的虛擬貨幣,募集資金或比特幣、以太坊虛擬貨幣資產;為注冊在境外的ICO項目、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等提供宣傳、引流、代理買賣服務等,甚至出現個別非法機構冒用人民銀行名義發行或推廣法定數字貨幣、打著“法定數字貨幣”噱頭騙取投資人錢財。

11月10日,證券時報記者對這些幣圈亂象進行深度報道,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網等多家媒體也呼吁投資者警惕數字貨幣騙局。

近期上海,北京,東莞,深圳,杭州,河南,內蒙古等多地監管也紛紛“亮劍”,對數字貨幣交易所相關活動進行摸底排查。

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關于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通知稱,自治區聯合檢查組赴部分盟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進行聯合檢查。

檢查的主要內容是,重點摸清與實體經濟無關、規避監管、能耗較大,以“大數據產業”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的虛擬貨幣“挖礦”企業。

11月13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了《關于交易場所分支機構未經批準開展經營活動的風險提示》。

 《提示》明確指出:“如有外埠交易場所(重點為金融資產交易所)分支機構在京開展經營活動,屬于違規經營行為。”

 事實上,幾乎所有在國內運營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服務器均位于海外,也在海外注冊了殼公司。嚴格來說,它們都屬于“外埠交易場所”。

11月14日,在上海互金整治辦的牽頭下,上海市金融穩定聯席辦和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聯合印發《關于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排摸整治的通知》。

通知顯示,這次整治的重點是虛擬貨幣相關活動,包括虛擬貨幣交易、發幣和募資,以及為注冊在海外的交易所提供宣傳、引流等。根據國家互金整治辦相關部署,轄內各區互金整治辦將對虛擬貨幣相關活動進行摸排,并于11月22日前完成該項工作。

11月21日,深圳市互聯網金融風險等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于防范“虛擬貨幣”非法活動的風險提示,并通知各區整治辦、前海管理局、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市公安局經偵局、市通信管理局等單位共同開展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排查整治。

據悉,此次行動將重點排查三種活動:一是在境內提供虛擬貨幣交易服務或開設虛擬貨幣交易場所;二是為境外虛擬貨幣交易場所提供服務通道,包括引流、代理買賣等服務;三是以各種名義發售代幣,向投資者籌集資金或比特幣、以太幣虛擬貨幣

最新信息顯示,目前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已通過靈鯤系統,摸排出涉嫌開展虛擬貨幣非法活動的企業39個。

目前,中國三大數字貨幣交易所中,有兩家的官方微博被封殺。

11月13日,幣安官方微博因賬號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區公約》被封,現已無法查看。值得關注的是,在幣安官方微博被封的同時,其賬號內顯示內容和粉絲數也被清零。

11月15日,波場官方微博“波場TRON官博 ”被封,頁面顯示該賬號因被投訴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區公約》的相關規定,現已無法查看。

此外,據記者了解,北京警方一舉破獲非法數字貨幣交易所BISS,將其定性為“非法集資詐騙”,并抓捕犯罪嫌疑人數十人,甚至有入職數月的實習生。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各大交易所都開始批量下架山寨幣,比如證券時報記者此前報道的Biki交易所,在報道發出后就對外回應稱,公司已經對于各項指標不達標的幣種做了第一批下架處理,近期會下架第二批幣種。這也讓人不得不質疑Biki在發行代幣時對項目方的資質審查。

批量下架幣種,也即意味著該幣種無法交易,炒幣者投入的資金全部歸零。有炒幣者向記者表示,“下架了,我們的損失找誰要?我們去報警,但是警察不受理,因為投資者分散在全國各地,很難集中去報警。”

頭部交易所幣安近期也開始移除部分山寨幣,而下架的虛擬幣中有不少是近期才上架的。

有炒幣者向記者表示,近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有爆出哪家虛擬幣交易所不能提幣的消息。

11月6日,萬有引力以技術驅動的GGBTC交易所無法提幣。網站已經無法訪問。

11月6日,主流幣換平臺幣的牛頓交易所不能提幣。

11月11日,PLUS TOKEN的仿盤,存幣生息的MGEX不能提幣。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稱,“即使虛擬幣交易所不想關網跑路,也會被擠兌破產。畢竟虛擬幣交易所除了募集主流幣,還有一些交易所自產自發的平臺幣(空氣幣),交易所去哪找這么多主流幣和現金儲備讓投資者擠兌,畢竟交易所不是銀行,沒有準備金。”

名為虛擬幣交易所,實為“資金盤”

據炒幣者爆料稱,繼BiKi被主流媒體報道后,另一網紅交易所抹茶(MXC),同樣利用VDS這類共振幣,空氣幣進行雙向收割,背后老板陳健利用自家市值管理以及偷建老鼠倉等頻繁收割投資者和項目方,目前成都抹茶技術辦公場所也被成都經偵介入調查,但創始人陳健已不在國內。

公開消息顯示,截至目前抹茶一共上線了超過165個幣種,220個交易對,但是在2018年8月,抹茶上線的幣種數量才34個,其中絕大多數非主流幣種目前已經被下架。

11月22日,抹茶平臺還在下架多個山寨幣

抹茶的歷史最早追溯到2018年4月,但當時整個虛擬貨幣圈因為遭到國內監管處于熊市,因此抹茶交易所一直不溫不火。2019年2月,抹茶交易所改變策略,上線了VDS共振幣,上線2個月后,VDS上漲近20倍。探尋VDS的模式,其主要交易手段就是用比特幣兌換VDS幣,在推廣層面則是采用典型的傳銷模式。一面是幣價保暴漲,一面是傳銷推廣,拉人頭進來接盤,VDS的上線為抹茶帶來大量的流量。

在VDS之后,抹茶又陸續上線了LDS、HDS、FDS等多種共振幣,套路一樣,而這些共振幣從始至終都被市場質疑毫無實際價值,名為共振,實為“資金盤”,抹茶交易所也開始被人稱為“資金盤交易所”。

共振,是幣圈的一種新的“融資”模式,最早就是VDS項目提出。VDS最核心的玩法,在于“共振比特幣”,簡單理解就是用戶以比特幣單向兌換“VDS”,越早參與共振的人兌換共振幣的比例越高,往后一次遞減,直至共振結束,所以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傳銷金字塔結構,越早參與的人風險越低,收益越高。一旦到了共振后期結束,參與的人減少,大戶也吸收了足夠的籌碼,就開始砸盤。

在看到抹茶交易所上線VDS帶來的實際效益后,Biki也開始上線VDS,依靠傳銷盤進行引流。VDS在Biki上線之后經過短暫的猛漲,觸及12美元高點后便急速下調。截至11月23日,VDS價格顯示為0.613美元(約人民幣4.877元),累計跌幅最高達95%。

Biki CEO李顯冬其朋友圈大肆炫耀的明星項目VDS,總發行量21億枚,集資額逾13億人民幣。李顯冬稱其日真實成交量超過2000萬人民幣。

上述兩個交易所的幣種大多數都是在2019年2月后上線,而在瘋狂上幣后,近期開始瘋狂下幣。

面對Biki上線類似VDS這類頗具爭議的山寨幣,李顯冬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活下去才是王道,應該要包容創新。

“幣圈被嚴查是遲早的事,野雞交易所的泛濫,項目方披著“區塊鏈”外衣的假技術,讓幣圈一次次上演著韭菜哭鼻子的風氣,更何況像幣安、BIKI、抹茶這樣的交易所一直負面滿滿,早就該嚴查嚴懲。”幣圈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證券時報)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