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86.com

CFTC新任主席發文表態:我們不想扼殺加密貨幣創新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主席呼吁對加密貨幣實施“以原則為導向的監管”。

希思·塔爾伯特(Heath Tarbert)在2019年7月接替前主席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J. Christopher Giancarlo)。他表示,在采取更有針對性的規則之前,采取這樣一種監管數字資產的方式將允許一段時間的發展和觀察。11月19日,Tarbert在CFTC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闡述了他對密碼監管的看法。

Tarbert在文章中強調,“以原則為導向的監管”并不意味著采取寬松的方式或放松監管,他說,實際上“遠非如此”。他解釋說,這種方法涉及到從詳細的規則轉向更多地依靠“廣泛闡述的原則”來為受監管的公司和產品制定標準。

以下為Tarbert發布的文章內容:

對于我們的衍生品市場來說,這是激動人心的時刻。從區塊鏈到數字資產,創新的金融技術正在改變衍生品市場的運作方式。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在決定這些新產品和技術如何發展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的使命是通過健全的監管促進衍生品市場的誠信、彈性和活力。數字資產的優勢在于促進令人興奮的新產品的開發,同時降低潛在的風險。

我們必須記住,監管的方式與監管的對象同樣重要。這就是為什么以原則為導向的方法是治理這個新興市場的最佳方式。

以原則為導向的監管不需要詳細的法定規則,更多地依靠高層次的、廣泛闡述的原則來為受監管的公司和產品制定標準。公司將負責尋找最有效的方法來滿足這些標準。這種方法為科技行業提供了更大的靈活性。它還將使CFTC對技術和市場的變化做出更快的反應,從而保持領先地位。

一個以原則為導向的方法可以幫助減少對大量法規的需求,這些法規試圖支配公司行為的各個方面。正如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所言:“如果你制定了一萬條規定,你就摧毀了所有對法律的尊重。”然而,現階段,涵蓋銀行、證券和衍生品監管的《美國聯邦法規匯編》的第12和第17條,現在已經超過1.3萬頁。

我們必須認識到,以原則為導向的監管并不是“放松監管”或“輕度監管”的委婉說法——遠非如此。以原則為導向的監管是實現與基于規則的監管相同的監管結果,只是采取的方式不同。在許多情況下,它以一種更有效和更靈活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這種靈活性還防止了通過漏洞來顛覆這些結果,這些漏洞暴露了在金融危機爆發前基于規則的監管的固有脆弱性。

當然,在實踐中,很少有純粹基于原則或純粹基于規則的監管。相反,它們代表了監管圖譜的兩端。任何基于原則的監管制度都有一定的規則,任何基于規則的監管制度都有一定的原則要素。因此,我們經常看到原則和規則的混合監管體系。各方面的適當組合將取決于若干因素,如監管目標、市場的成熟程度、市場參與者的特征和監管機構的質量。

將這一分析框架應用于數字資產和其他金融科技產品,我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我們在這一領域應該主要采取以原則為基礎的方法。涉及客戶保護的一些問題——金融公司代表客戶持有資產的處理,例如作為保證金的現金和證券,通常更適合基于規則的方法。但總體而言,CFTC工作人員目前正在考慮如何更好地為金融科技量身定制適用于交易所(執行衍生品交易的場所)和清算所(承擔和管理交易后交易對手信用風險的實體)的核心原則。

例如,核心原則一直是我們評估清算所的核心,清算所將清算交付比特幣的衍生品。數字資產面臨著獨特的運作風險,即系統遭到黑客攻擊,可能導致資金損失或盜竊。我們的核心原則包括要求票據交換所擁有識別和最小化運作風險的系統。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沒有制定出公式化的、規范性的規則來規定需要什么樣的制度。該機構也沒有詳細說明如何在清算所、成員和客戶之間分配運作風險。然而,衍生品清算所的監管絕不寬松。

因為我們采取了一種基于原則的方法,我們目前處理數字資產的三家清算所都能夠采用不同的方法來實現比特幣的轉移和應對損失風險。每一位員工都與我們的前線員工合作,遵守CTFC關于運作風險和損失分配的核心原則。這種方法允許市場在健全的監管下發展,但由市場參與者(而非監管機構)決定哪些具體安排在商業上可行。

考慮到創新的快速步伐和支持創新的市場,采取一種基于原則的方法來監管數字資產和其他金融科技產品,將允許一段時間的發展和觀察。在我們充分了解數字資產的結果和潛在風險之后,或許可以采取更有針對性的規則,或者是更平衡地結合原則和規則。我們不想做的是采取嚴厲措施,徹底扼殺創新。

當然,我們允許創新發展的意愿不應該與容忍欺詐行為或低干涉方法相混淆。CFTC一直在積極監管數字資產市場,在這一領域采取了十幾項針對欺詐和提供未經授權衍生品的實體的執法行動。我們最近還對違反我們核心原則義務的行為提起了訴訟,這表明CFTC設定了很高的標準,即使我們允許被監管企業合理地自行決定如何滿足這些標準。

在許多情況下,在這個全球技術時代,基于原則的監管可以提供一種比基于高度法定規則的監管更有效的金融服務監管方法。確保美國繼續成為全球金融科技的領導者,對我們未來的繁榮至關重要。原則可以確保良好的監管,而不會給創新帶來不良后果。

原文:https://www.cftc.gov/PressRoom/PressReleases/8081-19
編譯:Wendy
稿源(譯):巴比特資訊(https://www.8btc.com/article/519205)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